Lilypie - Personal pictureLilypie First Birthday tickers


PitaPata - Personal picturePitaPata Cat tickers
看這篇文章描述劉海若家人不放棄她而創造出來的奇蹟,真的讓我有些震驚,因為這又勾起了我心裡一直以來的困惑。

病逝前的媽媽在家中第二次陷入肝昏迷的時候,為了要不要送媽媽回醫院搶救的事情,我跟學護理的姊姊有了一些爭執。我想第一次的肝昏迷搶救回來了,第二次也應該可以搶救得回來才對!但姊姊卻想起媽媽在第一次的肝昏迷時,歷經了插管等許多侵入性的搶救過程,她不忍心讓媽媽再繼續痛苦下去,所以她選擇就讓媽媽好走。我一面訝異於姊姊的放棄,一面轉而尋求哥哥、妹妹們的支持,卻發現家人竟然也都傾向和姊姊相同的選擇。

經過幾次的爭執,我後來便沒有再堅持下去了,因為連我自己也不能確信媽媽到底還想不想撐下去?還願不願意撐下去?所以我也跟著選擇了放棄。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到底我們的選擇對不對?只是看到劉海若姐夫說的:「放棄,是人生最容易的決定。」 不免心裡又出現一些懊悔...


文/郭奕伶

2002年5月,1輛英國火車的出軌意外,讓鳳凰衛視女主播劉海若幾乎被宣布腦死,她全身幾乎被撞碎,在垂死邊緣掙扎。如今,她已經可以活動自如,並急切的想重回工作崗位。如果復健進度順利,3月份可能會回到台灣。

時間回到二○○二年的五月十日,也就是母親節的前兩天,一個悲劇發生了。劉海若與兩位好友,TVBS記者巫家靜與前中視記者林家欣,正在英國旅行。那一天,她們決定離開倫敦,搭火車前往英國小鎮——諾福克郡,欣賞純樸的田園風光。在這部藍色的高速載客火車上,她們還開心的互相拍照留念,渾然不知命運之神在這趟旅程裡有了「特殊」的安排。

距離英國倫敦北部二十二公里的波特斯巴車站前,沒有人知道一段鐵軌上的螺絲釘已逐漸鬆動,繁忙的火車一輛又一輛的輾過。當火車的第四節車廂,也就是劉海若所在的車廂,在八點五分輾過時,那個致命的螺絲釘完全跳離軌道。剎那間,天崩地裂,偌大的列車就呈九十度大翻覆,橫跨在月台上,現場滿目瘡痍,哀嚎不斷,滿地都是碎裂的玻璃、分解的車體,空氣中還夾雜著些許血腥味。

巨大的撞擊在瞬間發生,所有的乘客都還來不及反應,有人的生命就此畫上句點,有人則陷入生死邊緣。這個撞擊,撞出了生死之別。親眼目睹慘劇發生的人們,趕緊加入救援工作。其中一位抱住了劉海若,不斷的安慰她,只見氣若游絲的劉海若以英文不斷的低語:「我叫Tanya,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

也就在這麼短的一瞬間,劉海若與兩位好友的命運從此分道揚鑣。林家欣四肢骨折,當場身亡;巫家靜則在送往醫院的路上辭世;被重重的拋出車窗外的劉海若,身體右側摔到地上,肺、肝、脾臟破裂,頸靜脈出血,腦顱右側嚴重損傷,性命危在旦夕。救護車火速將劉海若送往鄰近的醫院,急診室的醫生將她幾近撞碎的肝臟緊緊的包裹起來止血,初步保住生命。隨後,劉海若再被送往倫敦皇家自由醫院。

在加護病房裡,窗外的陽光和煦的照在病床上的劉海若,死神則在床前對她微笑招手。這裡的空氣如此的凝重凍結,只有呼吸器的運轉聲,與各種監測儀表的滴答聲響。在這個幾近靜止的時空,生與死的距離是這麼的接近;一不小心,就跨過界線了。全身幾乎都被撞碎的劉海若,任何人看到恐怕都要搖頭,感覺不到一絲希望。她整個臉都變形了,臉腫得很大,就像打橄欖球時帶著頭盔一樣;兩個眼睛像貓熊般的黑,鼻子根本就看不見,她的鼻子本來還滿高的;全身瘀青瘀紫,身上插滿各種管子……。

「她的情況只能以悲慘兩個字形容,她當時頭腫到恐怕要把她推進核磁共振機,都推不進去」,前往探視的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劉長樂則形容。然而,就在劉海若陷入重度昏迷,對任何刺激都沒有反應時,病房外卻爆發了一場激烈的爭辯。這場爭辯,是一場生與死的爭辯,也是劉海若得以復活的第一個關鍵抉擇。

當時,英方醫師判斷劉海若腦死,生命可能僅剩二十四小時至四十八小時。因此,他建議為劉海若進行腦幹測試,把所有插在劉海若身上的管子都拔掉,看她能不能自己呼吸。假如自己能呼吸,就表示她能活,如果無法呼吸,就宣布腦死亡,放棄救治。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決定,管子拔掉了,劉海若的生命極可能就此畫上終點。但是,第一時間就趕到現場的劉海若姊夫孟志斌,斷然拒絕此一建議。孟志斌心想,劉海若才剛動完四個大手術〈兩次頭部手術、肺部與胸腔手術,其中一次頭部手術還切掉右腦前側的頭蓋骨〉,身體如此虛弱,怎麼可以這時候就進行腦幹測試呢?

看著心跳尚未停止的劉海若,孟志斌不假思索的告訴醫生,「你們英國尚且沒有死刑,為什麼你現在卻企圖扮演上帝的角色,來宣判她死刑呢?除非你自己問她,她告訴你yes,你才可以這樣做」。這是個漫長的夜晚,獨自守在病房外的孟志斌,思緒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當時,他也像劉海若一樣,因為車禍而腦部嚴重受傷〈腦顱骨挫傷〉,全身不能動彈,只要頭稍一轉動,腦脊髓液就會從耳朵流出來。他在床上整整躺了五十天,每天打抗生素,忍受如刀割般的痛楚,在醫院整整住了半年才出院。如今,他是陞技電腦的董事,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與一個可愛的女兒。

他清楚的知道,「當初,就是因為哥哥未放棄我,我才有今天。」所以,他也絕不能放棄劉海若。隔天,劉海若的母親劉黃慶中與大姊劉青曼火速趕抵倫敦,英國醫生繼續以專業知識說服劉母與劉青曼,必須對劉海若進行腦幹測試。劉媽媽心如刀割,矛盾中,她的念頭一度動搖:「如果真的情況如醫生所說,那就做吧。否則,萬一海若將來成了植物人,我跟她爸爸都這麼老了,將來我們走了,誰來照顧她?總不能拖累其他孩子一輩子啊!」

身為一個母親,她既不捨海若,但也必須考慮到其他的孩子,她的理智與感情不斷的拔河,當時的她,理智幾乎就要戰勝感性。但是,這個動搖立刻遭到家人們的反對。就在病房外,一家人哭成一團。與劉海若相差三歲,從小黏著劉海若的弟弟劉宥甫,激動的哭著向媽媽說:「不管將來怎麼樣,我來扛、我來扛。」劉青曼也堅定的表明,「媽你不要管,有我們了,我們保證我們負責海若一輩子。」孟志斌則以拳頭用力的捶著牆壁說:「這個時候,外面每個人都說應該讓她走,但是,我們就是要有阿Q精神,一定要給海若機會,不能連這個機會都不給她」。

而遠在台北的劉海若父親劉鳳翰,在電話那一頭儘管不斷哭泣,身為這個家最高指揮官的他當下決定:「就算是植物人,也要把海若帶回來」。劉鳳翰要在場的所有人都答應他。這時,劉家人達成了一致的信念:「只要海若的手是溫的,心還是跳的,我們就要她」。這個不計後果的要,背後是無可量度的愛,也是勇敢的生命承擔。躺在床上的劉海若,沒有人知道她的心現在飛到哪裡了,她也對這場感人的家庭會議渾然不覺。

但是,對許多人來說,此刻的她雖然不幸,卻又是全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她擁有這麼真實的愛。為此,英方醫師與劉家幾乎大吵起來,英方醫師嚴肅的向劉海若的家人說:「為了她好,你們應該讓她走」。他甚至無法理解的問:「為什麼你們就是不能面對死亡?」在一片混亂中,劉媽媽說:「不要吵了,我們需要一個中國醫生來給意見。」這是劉海若得以甦醒的第二個關鍵。

在當時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特別關切下,劉家透過中國駐英大使館,在半個小時內立刻找到了擁有三十年臨床經驗的北京宣武醫院神經外科主任凌鋒。晚上九點剛下手術台的凌鋒,接了電話,隔天立刻踏上飛往英國班機。而她,也成為劉海若的救命恩人。劉媽媽事後回憶,「我一輩子從來沒這麼冷靜過,或許就是為了海若,那一刻,我好像突然開竅一樣,我覺得這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就是要一個中國醫生來幫助我們」。

凌鋒一下飛機,就傳來劉海若咳嗽的消息,「這就代表她的腦幹還有反應,絕對不是腦死」,凌鋒斬釘截鐵的說。但是,不是腦死後,一連串的問題才將開始,劉海若既然不是腦死,如果英方不肯救,那要怎麼辦呢?就算救活以後,她會怎麼樣?她什麼時候會醒呢?或許是五年,或許要十年?會不會變成植物人呢?就在凌鋒思考這個問題時,劉家人的反應讓她得到了答案。

她說:「那一個場面,我非常感動。他的家人,那種執著,不管怎麼樣也要的態度,他們不計後果的要,把問題想得很大度,這樣我的決定就好下了。因為,這事情誰都不知道結果,前途未卜。」主意既定,凌鋒開始為劉海若進行一連串的診斷與安排。當時,凌鋒看了劉海若的腦部電腦斷層掃描片子,「她的顱壓很高,腦水腫很厲害,移位很明顯,兩側瞳孔都很大,六到七毫米,這很明顯是腦疝。腦疝最危險,一到腦疝,最後人往往就死了。而她當時昏迷指數評分是三分,這是最低分,再沒比這個再低,已經掉到谷底了。」凌鋒建議英方,既然劉海若的腦這麼腫,一定要給脫水藥來降顱壓,而且,必須做氣管切開手術,抽出積在她肺部的痰,才能預防感染,也可以降顱壓。

但是,英方採取消極的治療態度,不願配合。劉家決定自力救濟,計畫要轉院,凌鋒帶著孟志斌滿倫敦街上跑,終於找到一家醫院。「可是,那家醫院一個月要十萬英鎊,而且要馬上交出這筆費用,我看著她大姊與姊夫兩個人坐在床上,把所有信用卡都拿出來在床上擺著,一張張算,一張張加總,兩個人想盡辦法看能不能把錢湊出來……」想到當時的情景,凌鋒感動的說。

後來,院方怕劉家轉院,才立刻為劉海若做了氣管切開手術,之後劉海若的生命徵象才慢慢平穩,體溫、脈搏、血壓、呼吸等都不再忽高忽低、上下波動,但仍未脫離危險期。五月二十二日,醫院將劉海若的呼吸器拔除了,劉家與凌鋒決定,盡快將劉海若送往北京醫療。在英國的這一個月,劉家人全部放下手邊的工作,聚集在英國,他們分成三班,寸步不離的守著劉海若,深怕醫院又把劉海若的管子拔掉,或有什麼不利的醫療舉動。

孟志斌、劉宥甫向公司告假一個月,劉青曼將在香港的六歲女兒托給好友照顧。而在台灣,為了專心照顧七十七歲、體弱多病的劉爸爸,劉海若的妹妹劉海林也辭去工作。這一個月,每天守在病床邊,六十七歲的劉黃慶中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她說:「也許是我的一個迷信,我覺得我不能哭,哭了就表示海若已經沒有希望了。」於是,她每次都很高興的看著劉海若,告訴她:「海若,媽媽來帶你回家了。」每個晚上,劉黃慶中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旅館,必須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她不敢去想未來的事。早上起來,又到醫院陪伴女兒,她不停的呼喚,叫到嗓子都啞了,就是希望可以把她叫活過來。有時,她甚至罵劉海若:「你這個不肖女,你還沒回饋我,怎麼可以比我先走?」她想把劉海若罵醒。

劉青曼則每天在床邊念八個小時各界傳來的信件、e-mail給劉海若聽,包括劉海若多次訪問過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捎來的問候。對照許多人對生命的不珍惜,劉家人那股對生命的熱情讓人動容。

孟志斌說:「放棄,是人生最容易的決定。

曾經有過類似的生死經歷,孟志斌說:「生命自有它的意義,不管海若是否能夠百分之百回復過去的樣子,我們相信生命永遠可以創造更好的事物。
創作者介紹

Le Jardin

tomo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蝦
  • 知道劉海若發生了不幸的事
    不過 這背後的故事是今天才知道

    很感人...
  • 是阿
    尤其是她家人的勇敢
    真的是好感動~~

    tomowang 於 2007/05/25 21:22 回覆

  • ciney
  • 過去的事 過去了
    母親大人現在是寧靜的安祥的~
    只要
    你們都過的很好
  • ^_______^

    tomowang 於 2007/05/29 1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