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國首都達卡貧民窟裡有許多孩子。這些孩子總是睜著一雙又黑又亮的眼睛,雖然看起來髒兮兮的,卻十分漂亮可愛,而且總是帶著笑容。

 孟加拉國是窮國的代名詞,全世界也有不少慈善機構都在此地幫助遭受婆家虐待的婦女謀生。我跟裘貝達就在此地相識。由於陪嫁錢太少,動不動就被丈夫毆打。有一天,她抱著寶寶,居然被婆婆推到牆上,結果摔斷了脊椎,導致下半身癱瘓。 

 裘貝達現在跟八歲的兒子紮哈勒以及幾隻雞住在慈善機構提供的小房間裡。她有一架縫紉機,是她的少數財產之一。她靠著養雞、縫紉糊口。然而,今年才二十二歲的裘貝達終身都不能再站起來,一切工作都只能坐著做。

 裘貝達唯一的希望都放在兒子紮哈勒身上。可是,按照孟加拉的法律,等到紮哈勒十二歲時,裘貝達就得把兒子送回給丈夫。裘貝達一直平靜地向我訴說自己的遭遇。她被婆婆搶走飯碗、推到牆上,斷了脊椎骨,丈夫卻在她住院療傷期間另娶新妻。談到必須把兒子送回給夫家時,她才抑制不住眼淚,放聲大哭。我看到她背和腰間的骨頭已經變形,像駝背一樣地突出。我傷心得不得了,撫摸她的駝背,安慰她說:「你一定很傷心、很疲倦吧?」

 我沒辦法繼續說下去,只是跟她一起流淚。她卻拉著我的手,安慰我說:「我沒事,無風不起浪。你別傷心了。」

 她再三勸我坐在屋裡唯一的木椅子上,說我遠道而來,腿一定很痠。我聽到她這番話,更加淚流不止。

 她的兒子紮哈勒今年八歲,有一雙深邃的眼睛,在一旁用充滿愛意的眼神望著媽媽。

 「你快快長大,好好照顧媽媽。」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是那個少年像是聽懂了我的話,用眼神回答了我。

 裘貝達得到慈善機構的幫助,因此可以養家糊口,情況還算是好的。目前,孟加拉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因為陪嫁錢而受到虐待、甚至被打死。愈貧窮的國家,孩子和女人就愈可憐。 

 我在那裡看見媽媽用黑色的鉛筆幫孩子畫眼線,然後在孩子的額頭上畫上黑點,這是那裡的媽媽可以為孩子做的少數幾件事。慈善機構一方面為這些孩子打預防針,另一方面提供婦女避孕常識。

 將來等到八歲的紮哈勒長大成人,可能不會再有女人因為陪嫁錢太少而被毆打得下半身癱瘓了吧?我抱著這一線希望,離開這個國家。
創作者介紹

Le Jardin

tomo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