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年代早個二十年,女人一但遇人不淑,大概就只能摸摸鼻子,任由男人在外面搞他的小公館,獨自苦一輩子。

可是現在不同了,有些女人跟男人一樣玩的起,天黑擁抱天亮分手,做得跟男人一樣瀟灑,另一半保守派也大多學會了趨吉避凶,不專情的男人不能碰、不負責的男人不要來,這些道理女人都知道。

可是,卻還有一種男人,總是讓女人大意失荊州──他們具有能力可是懷才不遇、他們非常癡情可是正在失戀,他們宛如受傷的小動物般沒有威脅性,因此,輕易的成為愛情裡的漏網之狼。

******

曼蒂認識Sam時,他正處於一種據他自己說的、自我放逐的狀態。他告別了他今生摯愛的前女友,從台北自我放逐到高雄,企圖開始新生活。

Sam不但是一匹孤狼,還不折不扣是受了傷的那種。所以他所有不體貼的舉動,都有了合宜的解釋,他忽冷忽熱,是因為舊傷未癒,不敢放開自己,他無法承諾,是因為舊傷未癒,害怕重蹈覆轍。

曼蒂當然希望遇見對她小心呵護、噓寒問暖的男人,可是誰知道這麼周到的男人,會不會只是花言巧語的情場浪子?

再看看Sam,癡情的男人,應該不是壞人吧……曼蒂有些躊躇的想。

直到那一晚,燭光微醺中,Sam握著曼蒂的手,說:「我原本以為我的心已經死了,但是妳讓我慢慢痊癒,又有重新活過來的希望……」曼蒂再也無法克制自己滿腔的心動,和Sam雙雙臥倒在柔軟的雙人床上。隔天她先醒來,看著Sam睡的安穩,還輕輕扯著鼻鼾,想到Sam昨天說的「是妳讓我痊癒」,心裡甜蜜滿溢。

可是接下來的日子,會像曼蒂預期的那樣平靜,痊癒的孤狼會變成體貼的寵物狗嗎?答案當然是不。Sam猶如以前一樣自我中心,他說:「妳早該知道我就是這個樣子」,原來狼並不會因為被豢養就變成狗,牠還是會在月圓時候想念前女友。

那麼曼蒂到底是得到一個怎樣的男人?答案是:忽冷忽熱、不給承諾,而且,也並不專情──難道對象是前女友,就不算花心?

癡情的男人當然不是壞人,但當他癡情的對象O女友之外的其他女人時,就另當別論。

而曼蒂的愛情趨吉避凶教條裡,又多了一樣:原來,受了傷的小動物,仍然是不折不扣的畜生。


作者:飄逸芬芳
創作者介紹

Le Jardin

tomo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