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pie - Personal pictureLilypie First Birthday tickers


PitaPata - Personal picturePitaPata Cat tickers
娣娣的好朋友傑森,最近交了女朋友。

身為朋友的娣娣理所當然的應該要為傑森感到高興,可是娣娣卻悶悶不樂了起來。

一個悶到不行的晚上,娣娣提著一手海尼根摸上我家來,酒過三巡以後,我忍不住問她:「難道妳發現,妳其實愛著傑森?」
「當然不是。」娣娣白了我一眼。「他又不是我喜歡的型。」
「那妳有什麼好不爽的?」我可疑惑了。
「譬如像現在,我明明有滿肚子的話要跟他說,可是我卻不能打電話給他,他馬子會問他,『哪個女人這麼晚還打電話來。』」

原來娣娣的鬱悶不是沒有道理,傑森是她多年好友兼同事,他們總是一起討論工作、share案子和一個人吃不完的晚餐,娣娣馬桶不通的時候,傑森是免費的工人。

可是,這一切的平衡卻因為另一個女人的加入而破壞殆盡,更氣人的是娣娣卻沒有生氣的立場,因為對方可是傑森的另一半,搞不好還會出現在傑森身分證的配偶欄,而娣娣這個多年的老戰友,只不過是人家正牌太座嘴裡的『那個女人』。

「如果是我的男人,我也不希望他和別的女人走太近。」娣娣嘆了口氣。
「我只是覺得很冤枉,我並沒有偷的意思,人家卻像防賊一樣防著我。」

人和人之間的感情和情緒總是很奇怪,當一個女的朋友重色輕友,倒不令人覺得怎麼憤怒,畢竟那個男人可能是她未來的丈夫、孩子的爸爸。友情和愛情有時候就是此消彼漲的東西,愛情甜的出油的時候誰有空和姊妹瞎混,等到那男人背叛偷腥或桶了大摟子,女人才會哭哭啼啼的和姊妹約會說話,重複N次的抱怨男人和愛情。

但當一個男的朋友重色輕友,妳的感受卻不是那麼雲淡風輕了。妳想和他戀愛?其實並不,只是當愛情和友情的爭奪變成兩個女人的戰爭,事情就益發複雜起來。以前傑森幫娣娣修電腦、提重物都很理所當然,畢竟他是個男人,照顧女人是應該的,可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和娣娣之間所有的交流,都變成是『對女朋友以外的女人好』。

正當娣娣重新又開了一瓶酒時,她的電話響了起來,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直接關了機。

「不接嗎?」我好奇的問。
「才不要,」她灌了一口酒。「是傑森。」
「妳不是有話要跟他說?」
「自從他認識那個女人,他找我就沒好事,不是叫我幫他選禮物,就是說『妳也是女人,妳比較了解……』,真的是關我屁事。」

娣娣大大翻了個白眼。

我突然覺得很感嘆,原本一段很單純的異性純友誼,就這麼打破了。傑森的女友捍衛愛情是女人的天性,娣娣不甘白白犧牲也是情有可原,誰都沒有錯,可是感情一但有了裂痕,就很難修補。

或許當友情和愛情的天秤,變成了兩個女人的戰爭的那一刻起,異性的純友誼就不復在了吧。 


作者:飄逸芬芳

不是不懂這種感覺,也不是沒有體會過這種經歷,只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人真的是很奇怪、且擁有強烈自我領域防衛心的動物呢!
創作者介紹

Le Jardin

tomo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orNingGrAce
  • 像狗狗喜歡尿尿畫地盤嗎?
    (對不起!好爛的聯想..)
  • tomowang
  • 呵呵
    每個人聯想的都不盡相同ㄅ
    我想到的是獅子的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