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麼說?」 

「她說他是她很重要的人。這是在我的一直逼問之下,她最後才這麼說的。」我回答著。 

「那你怎麼反應?」 

「我當然氣瘋了呀!什麼叫重要的人?我不應該是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嗎?唯一的。」 

「嗯,她有做任何解釋他們之間的關係?」 

「知己。」
 
「知己?」 

「嗯,知己。所以我想問問你們女人對於知己的定義和範圍在哪邊?」 

「哈,你真正想問的應該是『範圍』吧?可是這已隸屬在個人感覺部分了喔,所以我無法客觀的回答你。你若要問可以親密到哪個程度呢,我更無法回答。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你要相信你女友給你的答案。」 

「我相信呀…,或許啦。妳別瞄我,我只是不了解為什麼要有個異性知己呢?」 

「不是一定要有,是剛好碰到罷了。這麼說吧,知己算是個沒有緣分的戀人。」 

「無緣?那不就等於天天都是失戀的心情?」
 
「倒也沒那麼慘啦,都只有一點點的心情,一點點期待一點點憂傷一點點遺憾一點點失落一點點滿足…。什麼都只有一點一滴的,永遠不會有圓滿的一天,因為也不敢要。」 

「不會擦槍走火?」 

「那想法是屬於你們男人的範圍裡。畢竟你們男人還是只會滿腦子轉著『上床了沒?』這種想法。」 

「別跟我提靈魂那一套,況且跟她搞失戀情緒的也是個男人呀。」 

「我看你的精子佔有度已經大大超過你的信任度了。反正你就是不相信他們的感情只會剛剛好。」 

「是多餘!她已經有我了,何必再那麼多情呢?一點必要性都沒有呀!」 

「他們不是在談戀愛啦。我知道你們總希望既得身體又完全佔有對方的靈魂,但是那只是偏執性的佔有想法罷了。你現在針對的可是人性,而不是物品,是活的不是死的。」 

「我沒有那種佔有不佔有的問題,我只是…只是…不明白。」 

「假若她說的是『那是我重要的一個包包』,或許你就會懂了吧。」 

「我還真希望是那樣呢,而且我還會多買一套衣服送她,滿足她。」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女友祇把對方當作一個重要的包包那樣子而已呢?你為何不就那樣滿足她就好了。」 

「妳看過包包會說話的嗎?有人會跟包包談戀愛嗎?」 

「就有咧!」 

「有妳的…比如說呢?」 

「我就是呀!」

「哈!這可有趣了,說來聽聽唄。」 

「其實就都是我的自言自語,我會跟心愛的東西說今天發生的事,今天什麼有趣,什麼讓我傷心,我就覺得包包會陪我笑,陪我掉淚,甚至我還讓包包睡在我旁邊。你了解我說的嗎?知己就像自己的分身一樣,彼此對談是一種自問自答的的模式在進行著,很像是一種心理醫療。事實上他們等同是自己的日記那樣,也像是根本不存在這世上的人物。」 

「可是妳剛剛還說睡在旁邊之類的話不是嗎?」 

「馬咧,睡她旁邊的可是你這豬頭呢!你到底懂不懂我在說什麼呀!」 

「懂懂懂,就是她在收拾著從我這裡掉出去的靈魂碎片。」 

「你還真懂咧。」 

「我不懂,那她怎不去跟他談戀愛就算了?」 

「因為她愛你呀!她需要你這個實實在在在身邊的男人。實際上,你才是她最重要的人。知己是需要一定堅持的距離才能擁有的,所以…。」 

「所以她不會離開我?」 

「你會離開她嗎?」 

「…不會,對不起喔。」 

「唉,我也知道這只是多問一次罷了。我覺得你責怪她只是為了減少你的罪惡感,或許是因為你覺得自己給她太少,才生出這麼個知己,也或許你是…。」 

「為了妳。因為我也有妳這知己。」 

「嗯。唉,我們『知己』的距離太近了,終究會縮短在一起的日子。我想你是以我們相處的方式在看待他們吧…。要是她看見了我們現在這個樣子,真不知道你要怎麼解釋喔。」 

「我們?我們現在不只是在蓋被子純聊天而已嗎?」 

作者:零三二二 

茄~還真的有這種會上床的知己勒...真是有夠ooxx的!

創作者介紹

Le Jardin

tomo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